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哲理故事 > 校园故事 > 正文
药衣

红山村的叶娘能编善织远近闻名。她有一绝技令人拍案叫绝。

叶娘用来织布的不是蚕丝而是草木之叶。将叶片的脉络抽出织成细丝而后就可以用来织布制作衣裳。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叶娘用叶子所制成的衣物冬暖夏凉且还有治病的功效。叶到病除久而久之人们便以“叶娘”称呼她。

前些年叶娘收了一个孤女做徒弟取名莲花。两人相依为命情同母女。叶娘将一生所学倾囊相授莲花也颇有青出于蓝的样子。

这日一辆马车在门前停 下。赶车的车夫进门对着叶娘一鞠躬说道“久闻大名今日特奉我家大人之命请神医过府一叙。”

叶娘忙道“神医二字实不敢当不知你家大人是何人”

车夫道“是当地的知府陈大人。自从去年开始大人常无故头晕目眩夜不能寐脾气也越来越暴躁。请了众多名医都束手无策。后来听说神医您能以叶为药妙手仁心特来相请。”

叶娘点头道“还请稍等收拾好后即可随你前去。”

到了内堂叶娘对莲花说“这知府大人在本地素有仁善之名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今天他有难我们自然是要相助的。”

“这大户人家就是不一样。连一个下人谈吐都如此不俗彬彬有礼。看来这知府大人平日里对下人约束颇严唯恐他们狐假虎威在外欺压百姓。”莲花点头称是。

于是师徒二人收拾妥当跟随车夫来到了陈大人的府邸。陈府的管家将她们带进知府的房间。把脉后叶娘说“曾听闻知府大人喜欢吃红烧肉顿顿无肉不欢。油腻之物吃得太多以至油脂堆积在血管中血液进退不得自然就有了这一系列症状。这病若是诊疗得法倒也不难。”

“当真”卧床的陈知府一听这话顿时起身“神医若真能治好定有重谢。”

叶娘微微一笑“重谢倒不必。大人平日里照顾百姓做了不少好事草民能尽绵薄之力也是荣幸。这病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说难因一般药物都是从口而入效力有限所以群医无策说容易是因为草民有一法子能将药物织成衣物时时穿在身上事半而功倍。这么一来自然可药到病除。”

说完叶娘从医箱里取出一片叶子对知府道“这是产自西域的罗布麻之叶有通血脉之效。两天后知府大人可派人来取衣。这衣物比一般的绫罗绸缎更为坚韧数十年都不会有破损。之后大人记得每天至少穿两个时辰自可慢慢恢复。”

陈大人虽有些将信将疑却仍派人客气有礼地将叶娘二人送回住处。过了两天叶娘将织好的叶衣交给陈府派来取衣之人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

果然半个月后恢复健康的陈知府亲自穿着叶娘织的衣物登门道谢。陈知府不仅送来了大礼还亲自题写了一块“妙手回春”的匾额挂在叶娘的门前。

经此一事叶娘更是声名大振。

这一日又有辆马车停在门前。不过比起上次知府的马车这次的可豪华多了。车门打开后一位胖乎乎的中年男子在仆人的搀扶下走下马车。见到这男子莲花吓了一跳对叶娘说 “不得了这可是本地首富林员外”

听了这话叶娘反倒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

林员外走到叶娘面前已经是气喘吁吁他先施了一礼接着道“叶神医大发慈悲救救我吧”原来林员外得了一种怪病先是头发脱落而后是面色发黑。如今浑身长满了红疹红肿溃疡又痒又痛苦不堪言。

叶娘只看了一眼就说“这病来得奇怪要治病先得找病因我可否先到府上看一看”

林员外自然满口答应。接着马车将几人带到了林府。

一进林府莲花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这林府建得极尽奢华之能事就连一草一木无不是名花异草。叶娘只转了一圈就叹气道“林老爷还是另请高明吧”

任林员外如何苦苦哀求叶娘只是摇头。最后她无奈地说“这并非见死不救实在是无能为力。林老爷若不想延误病情还是尽快寻访名医吧。”莲花听叶娘这么说不禁急道“师父我们上次不是治过一个……”话未说完便被叶娘狠狠瞪了一眼不敢再多嘴一句。

林府的管家送二人出来。到了府外管家迟疑道“二位神医我家老爷的病真的无药可医了吗”

叶娘沉吟片刻说道“林员外的病情非药石可愈。若是能迁居外地从此以田园为乐不问世事或许还能有转机。”

管家想说什么但想了想叹了口气送二人上了马车。

一路上莲花百思不得其解上一回师父分明用药衣治好了陈大人这次为何不肯救人呢但望着师父阴沉的脸色莲花又不敢多问。

过了几日叶娘进城采购草药留莲花在家编织药衣。叶娘前脚刚走林府的管家后脚就到。见到管家莲花道“真不巧我师父出门去了过些天才能回到家。”

管家道“正是看到叶神医出门这才来相请想让姑娘到府上走一趟。”

莲花一开始不答应可经不起管家的苦苦哀求心一软就上了马车。

到了林府一看几天不见林员外的病情更加严重了。上次林员外还能走路可这一回连下床都难了。看到莲花林员外挣扎着起身喘着气说“神医救命”原来上次他听到莲花说了一半的话心说或许还有希望便趁着叶娘出门之际让管家将她请来替自己医治。

莲花道“实不相瞒。去年我和师父一同外出确实在途中曾碰到过症状和你一模一样的病人。后来师父妙手回天为病人织了一件叶衣。这叶子需用一种奇花之叶极难寻到。巧的是你府中竟栽种着这种奇花。只不过师父本是慈悲之人她说不愿医治定有她的道理。我实在不敢擅作主张。”

林员外听她这么说竟跪倒在莲花面前连连磕头。就连林员外的夫人和儿女也都泣不成声跪下求莲花救林员外一命。莲花年纪尚小哪见过这等阵仗一时心软只得答应了。

莲花将那奇花的叶子摘下连夜织成一件长袍嘱咐林员外将袍子穿在身上不出几日便可痊愈。说完便离开了林府。

连着两天林府那边毫无动静。莲花本来想去探一探看看疗效如何但转念一想若是贸然前往只怕林员外以为她是去索要报酬未免太过轻率。再说这林员外本是为富不仁之人也许病情有了好转就将恩人抛诸脑后也有可能。

正巧这时叶娘回来了。她一进门便对莲花说“我刚才在回来的路上看到林府内挂起了白灯笼哭声震天看来是林员外归西了想不到他至死都不愿离开红山村”

莲花心头一震。自己明明织好了叶衣且林员外的病症确实和之前诊治的病人一样照理说应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怎么会突然归西她不敢耽搁连忙将自己私自为林员外诊治的事告诉了叶娘。

叶娘听了长叹一声道“莲儿你可是好心办坏事了。”

莲花一惊“师父何出此言”

叶娘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林员外为富不仁堪称作恶多端。他在此处开窑烧瓷还开了大染坊其污水废料直接排入河水中或埋进土里。此处的水土早已受污而遭毒化。林员外死到临头尚不自知。他离这些污物最近自然也首当其冲其病情来势汹汹。不错林府中是有奇花之叶可惜这唯一的生路也被他自己断送。林府中的奇花长在毒化土壤中早已变异而深具毒性。本是解毒奇花结果因林员外的作茧自缚反倒成了剧毒之物。你说林员外本来饱受毒性之苦如今你又让他穿上毒叶所织之衣结果反倒加速了他的病情恶化自然也回天乏术了。”

莲花瘫坐在地呆呆问道“这么说来是我害了他”

“也不能这么说。不过自作孽不可活天理昭昭罢了。”叶娘摇着头叹道“医者父母心。其实不是师父不救他而是这种奇花之叶太过难寻。这等奇花一般长在人烟罕至之处。上次能这么顺利皆因那人本是药贩子身旁刚好有这等奇药自然就药到病除。我上次回绝林员外回来后左思右想始终觉得不该见死不救所以这趟进城是替他寻药去了。可用尽了法子也无济于事。林员外毒性已入骨时日本无多。这么一来就算没有你的诊治他顶多也只能撑到这几日再多也不可能了。之前曾让他迁居他处以延缓病情的恶化。想不到他至死也舍不了荣华富贵最终也成了空。”

“师父那现在我该怎么办呢”莲花眉头一紧。

叶娘道“这里经林府污化早已不适合居住。我本就有心移居他处。如今经林府这一事这里只怕会成是非之地。今天林府之人忙于丧事无暇他顾。过几日等丧事忙完恐怕会来兴师问罪。咱们不如趁此时机远走他乡到一山清水秀之地买一宅子相依为命救济百姓吧。”

莲花点了点头。师徒俩收拾了衣物在夜色掩护下渐行渐远。

夜色如墨。莲花回头看了看这多年的故土早已变了模样心中感慨万千。这一去恐怕再无归期。想到这里两行珠泪从眼角慢慢滑落……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