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哲理故事 > 校园故事 > 正文
嘎咕村之麻将社长

  燕山脚下嘎咕村出产的杏仁不仅个大、籽实、色正而且还圆中带扁口感极佳俗称大扁儿堪称一绝。

  嘎咕村里渐渐有了出产杏仁的三个大户大扁张、大扁李和大扁刘。

  人家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些年来他们这里正好相反肥水全流外人田

  为啥这三个大户各打各的小算盘自相残杀结果让收购大扁儿的商贩们钻了空子。大家都感到有必要联合起来一致对外于是商定成立个大扁儿营销合作社。

  社长大小也是个官谁不想过把当官的瘾这只是表面上的托词更深层的是谁当了这个社长谁家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好处自然不必言说。

  于是三个大户各怀心事明争暗斗。

  数天过去了社长的人选还没有定下来。眼看着今年销售大扁儿的季节又要到了此事不能再拖下去了。

  实在没法大伙找到老村主任魏宝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好法子。

  魏宝正在自己家的炕头上拉着二胡哼着京剧《空城计》。大扁张一把扯下魏宝手里的二胡说老哥我们这都急死了你还在这瞎哼哼快给我们想个选择社长的办法吧。

  魏宝也嘬起牙花子吭哧半天才试探着说打麻将。

  三个人齐声惊讶地问打麻将

  魏宝在炕头上欠了欠屁股说你们三位不但是生意精打麻将的水平也不相上下。麻将这东西最公平了凭运气赢人有运气好的人牵头大伙都跟着沾光不是

  三个人觉得这招虽然歪了点但也不是没有道理眼下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只好同意。

  魏宝吩咐一声媳妇快把咱家那副牛骨头麻将拿出来。

  魏宝媳妇从柜子里翻出一个桃木盒打开桃木盒一副古香古色的牛骨头麻将便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在昏黄的灯光下泛着青光顿时透出一股子神秘之感这三个人的心不禁一颤。

  为啥说起这副牛骨头麻将可有些来历。

  从前魏宝的爷爷就是靠这副麻将赢了三驾马车和两头牛后来也是因为这副麻将魏宝他爹输掉了三间瓦房把他爷爷活活气死。

  看着麻将魏宝神色庄重地说大伙都晓得我这副麻将有股邪性劲要不是决定这么的大事我才舍不得拿出来呢。大伙在打麻将的时候可要把心放正别整那些歪的邪的要不倒霉的就是你自己。

  这三个人表示一定要凭运气赢人。

  可是眼下是三缺一怎么办魏宝又吩咐媳妇一声把它请出来吧。

  魏宝媳妇又在柜子里翻了好大一会儿取出一个黄绸子小包打开小包几粒个大、籽实、有光泽的双仁大扁儿出现在人们面前。

  这几个人几乎不约而同地叫道大扁阎王

  说起这大扁王还有一个凄美的传说。

  相传从前有一个小寡妇和一个婆婆相依为命天有不测风云婆婆得了痨疾病眼看着就要不行了。有位中医说想治这种病需要用七个双仁大扁儿做药引子。

  小媳妇历尽波折从深山老林里的百年老杏树上讨来这七个大扁儿时婆婆已奄奄一息了。

  小媳妇赶紧把药引子捣碎伴着药一起给婆婆喂下去谁知婆婆竟然一命呜呼了。

  也不知道是小媳妇救婆婆心切没听清楚还是中医没说清楚。这药引子的用法需要把双仁分开喂下去合在一起就有毒。

  婆婆死后一时间流言四起有的说小媳妇嫌婆婆累赘有意害死的也有的说小媳妇与那个中医有染嫌婆婆碍事与中医一起害死婆婆的。

  小媳妇受不了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吊死在一个老杏树下。

  从此后人们对这种只有在百年老树上才可能找到的双仁大扁儿既敬又畏给它送了绰号叫大扁阎王

  这些靠大扁发家的人一旦摘到它都悄悄地供奉起来不求生财只祈求免灾。如今这个已经成了村里人公开的秘密。

  虽然这双仁大扁平时罕见又透着一股子邪气可这三个人还是有些不解它毕竟是个死物怎么会打麻将

  魏宝无奈地一笑说它只是个牌架子不吃牌也不出牌。你们三个只管打你们的只有在荒庄就是直到这局麻将结束也没有人和的时候才算它赢。

  大家觉得这倒也合理。于是魏宝给他们每人手里发一百个杏仁规定三圈下来谁赢得最多社长的位置就是谁的。

  手里摸着这副透着灵气的麻将又有大扁阎王在一旁站岗这三个人岂敢怠慢每个人都小心谨慎地打着手里的每一张牌。

  结果荒庄的牌局出奇的多大扁阎王赢得自然也最多其次是大扁刘。可大扁阎王是个死物啊不能让死物当社长吧选大扁刘吧大扁张和大扁李不干了说开牌时也没讲死物不能当社长。

  魏宝捻着那几根稀疏的山羊胡子说大意啊大意。大意失街亭。没想到这一点。

  大扁李地不耐烦地说你就别胡说了行不行我们现在是选谁当社长跟失街亭没有关系。

  魏宝叹口气说看起来运气还得靠人算啊你们三个人都怕对方和尽力防着对方牌打大扁阎王岂能有不赢的道理大扁阎王之所以能赢是因为它跟我们仨的利益都不沾边。

  大扁张也深有感触地说对这个社长的位置只有这样的人最合适。

  此言一出三个人几乎同时把目光投向魏宝。

  还没等魏宝表态他媳妇不干了。

  为啥魏宝这些年忙村里的事务自己却成了村里的相对困难户。

  可村主任大小也是个领导向这些人求助怎么也拉不下这张脸只能痛苦地撑着。

  魏宝媳妇可不管那一套有炮直接放。他媳妇说了要想让他当这个破社长大家要先帮他们家致富否则其他一切免谈。

  魏宝媳妇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这年头哪有活雷锋啊。三个人大眼瞪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大扁刘试探着提议咱真的不能让魏宝白干要不咱们一家出五千块钱给魏宝当工资。听了他的话其他两个也觉得可行。

  魏宝却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不行不行。我也是堂堂大老爷们在十里八村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靠大伙施舍过日子忒掉价。

  开始大伙以为魏宝是推辞话摆摆样子可是不管大伙怎么劝魏宝说什么也不肯接受大伙的施舍这下子大伙傻了眼。不帮魏宝吧他媳妇不干帮魏宝吧魏宝觉得掉价。眼看着就要成的事不能这样荒摊子啊。

  大扁刘嘿嘿一笑说既然魏宝老大哥不愿意接受大伙的施舍那就算了。可这事是老嫂子提出来的那咱们就让老嫂子轮流去给咱们打工。工资就按大扁刘说的定。其他两个人对这个提议也表示同意。

  可是最先上谁家又是个问题谁都争着把魏宝媳妇先往自己家抢。

  大扁刘无意中把目光落在那副牛骨头麻将上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立刻提议这还要看天意了那咱们再来三圈麻将让老嫂子上谁输给她多就让她先到谁家。于是麻将又重新开局了。

  稀里哗啦三圈下来村主任媳妇要么自摸要么是荒庄。真是邪了门了。

  那三个人傻了眼这一局他们仨谁也不想赢该和的也不和都拼命地给魏宝媳妇点炮奇怪的是竟然也没有人给点中的这样一来岂有不荒庄和魏宝媳妇自摸的道理。

  魏宝无奈地叹了口气说看起来想发家要靠自摸。他媳妇气哼哼地走了。

  在场的人都觉得亏欠魏宝还想说些啥。

  魏宝却摆摆手拿出了爷们气派说我媳妇我自己搞定。摊上这个败家的媳妇不给我长脸已经让我下不来台了。这回是天意大家就啥也别说了。一个月后魏宝媳妇弄回来一台砸杏核机用机器砸杏核仁即节省人力又提高效率还保证了质量降低损耗这三个产杏仁大户每年都要雇佣大批人把山里产出来的杏核砸成杏仁。

  这台机器来的真是及时雨大伙纷纷租用。更主要的是魏宝媳妇理直气壮地声明这可是没有靠大伙真正的自摸

  一年后村主任换届选举魏宝破天荒地得了全票。砸杏核机的收入也让魏宝家境大有改观。

  岁末年终魏宝数着这一年来砸杏核机的进账忍不住哼起自己改编的空城计乡村版我坐在炕头观村景耳听得村里乱纷纷……却原来是社长选举起纷争。在一旁忙碌的媳妇插嘴道老不死的就数你的花花肠子多谁都算计不过你打那圈麻将时我说你怎么让我点炮的不和原来都是为了出租这台砸杏核机做准备呢。

  魏宝由衷感慨道能算计顶个屁用最终还得靠人心啊如果不是我自打当上社长那天起就把心摆正他们才不会用咱家那台砸杏核机呢想想看如果那样的话它也只是一堆废铁。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