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哲理故事 > 校园故事 > 正文
帮我说句话

  这天,新升公司的老总吴桐正忙得焦头烂额,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吴桐抓起电话,很不爽地“喂”了一声,随口问道:“哪位?”

  那头应了一声后,吴桐的态度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哦哦,是周老师啊,好久没去看望您了,您还好吧?”来电话的是吴桐的启蒙老师。

  吴桐是在老家山区读的小学,那地儿穷山恶水,吴桐小时候都是走路去上学,家里到学校得走一个多小时。当年,这位周老师经常督促他学习,有次暴雨后山体滑坡,石头夹着泥沙朝着学生滚来,正好被周老师遇上,为了救吴桐,周老师还受了伤。自那以后,吴桐家便跟周老师如同亲戚般来往……

  读完大学后,吴桐留在城里发展,现在还有了自己的公司。他谨记长辈的教诲:这辈子不能没良心,不能忘了周老师。

  吴桐知道周老师的脾气,没有要紧事儿,他是不会来电话的。可闲扯了老半天,周老师还没说找吴桐干吗。

  吴桐干脆来了个开门见山:“周老师,我现在有点儿忙,有什么事您就明说吧。”周老师终于开口了:“嗯,是这样,我想请你帮我说句话……”

  哦,吴桐有点儿明白了,其实周老师的电话一来,吴桐就有预感。眼下正赶上公司有急事要处理,周老师的事儿在电话里也没法解决,吴桐只好打断他说:“这样吧周老师,过几天我要回老家_趟,顺便看看能不能把您的事儿给办了。”

  周老师要吴桐帮他什么忙呢?这得从头说起。

  周老师在一所小学教了半辈子书,学校的条件很艰苦,老师们来来去去,成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没有哪个老师能在学校待满三年。就在前年,学校分来一位支教老师,为了稳定人心,教育部门还下发了红头文件,任命这位老师为校长。哪知道干了不到半年,这位老师说什么也不干了,还说如果不能回城,他就辞职到私立学校打工去。

  上头没办法,只好任命一直坚守在学校的周老师为校长。可惜这个校长有名无实,周老师连公办教师的身份都没有,待遇更是差得不能再差了。

  就在那年,吴桐回老家考察投资,听说这事后,气愤不过,就托关系找到了县教育局的领导,领导说这样的情况太多,属于共性问题,就怕解决他一个,带来连锁反应,别的民办老师都找来就麻烦了。无奈之下,此事只好作罢。

  想起周老师弓着腰在山路上行走、趴在一张破桌子上为孩子们讲课的样子,吴桐的鼻子就酸酸的。可惜周老师很要强,每次都拒绝了吴桐的生活援助。吴桐下决心,这次回老家,一定把周老师的问题给解决了,就是用钱砸,也要把周老师的编制弄到手!

  公司的事儿处理完毕后,吴桐静下心来考虑了一下该怎么帮周老师。说用钱砸只是气话,想解决问题,还得另辟蹊径。思来想去,他还真想到法子了。

  他请来几位记者朋友,准备回乡为周老师来一个全方位的采访。还有,网络上也不能闲着,到时候新闻媒体与网络媒体同步报道,就不信产生不了影响!

  说干就干,这天,吴桐率领着几辆越野车的人马浩浩荡荡地出发了,车上坐着记者,光是各式各样的照相摄像器材就塞了满满一后备厢。

  车队来到学校,差点儿把学校的小操场挤得没地儿了。学校除了那年上级来抽查普九完成情况,还没见过这么大阵势。一听说是媒体记者来了,有人立马上报到了乡政府。吴桐没理会这些,他在忙着找周老师呢。

  来到学校简陋的办公室,吴桐问了一位正在批改作业的老师,得知周老师好几天没来上课了。吴桐一愣,问:“他不在学校了吗?”

  那位老师叹了口气,说:“周老师的病又犯了,在乡卫生院住着呢。”说罢,那位老师轻轻地“嘘”了一声,说:“你就装糊涂,千万别说漏嘴了,周老师得的是一肝癌,他的家人都嘱咐我们保密,为了不叫周老师操心,我们几个老师都约好了,每人出份力,把周老师落下的课给补上。”

  吴桐呆住了,这事儿怎么没人告诉他啊!

  没一会儿,县教育局和乡政府的小车就赶到了学校,打头的领导热情洋溢地跟吴桐握手。吴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但想到正事要紧,还是耐着性子打着哈哈。

  车队又转到乡卫生院,吴总终于见到了周老师。看着周老师被病痛折磨得不成样子,吴总抹了一把泪说:“周老师,您的事儿我还在想办法。您看,很多媒体的记者都来了,他们说要采访您。”说罢,吴桐又愤愤地补了一句,“我还不信了,为特困地区教育事业奉献一生的好老师,居然连个公办教师的身份都没有!如果我吴某人实在没这个能力,只好拜托各位记者朋友,把这事儿搁到网上,叫广大群众给评评理!”

  摄像机、照相机应景地一拥而上,在场的领导都尴尬地搓着手。突然,周老师变得激动起来,扯住吴桐的衣角,对他小声说了几句,吴桐听后,对在场的人说:“请各位回避一下,周老师有话对我说。”

  师生二人在病房里,不知聊着什么,很久都没见吴桐出来……

  吴桐在老家待了两天,因事要赶回公司。临走前,他以公司的名义,将一笔钱交到周老师家属手上,说是公司资助周老师的治疗费。不知怎么回事,记者的采访一直没有见诸媒体。

  几个月后,吴桐马不停蹄地赶回老家,这次,他是来给周老师奔丧的。

  又过了整整一年,也就是周老师去世一周年纪念日,吴桐在老家捐资兴建的小学举行了揭牌仪式。这时候,来了不少当地的领导,在鞭炮声中,县教育局长满面春风地揭开红布,“守望者小学”几个鎏金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接下来,由“守望者小学”名誉校长吴桐讲话。吴桐盯着学校的牌子看了很久,才缓缓说道:“欢迎各位父老乡亲光临‘守望者小学’的揭牌仪式。在这里,我来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听了这个故事,大家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要在老家捐资建学校了。”

  现场寂静无声,只听吴桐开口道:“故事的主角,就是我的启蒙老师周老师。周老师在家乡教了一辈子书,直到因病去世。在他病重的时候,我曾去探望他,他告诉我,我是他这辈子最得意的学生,一直以来,他都把我当成孩子们的榜样。我的心情非常沉痛,痛的是我作为他最有‘出息’的学生,却连给予他一个公办教师身份的能力都没有。周老师在世的时候,曾打电话给我,要我帮他说句话,我却误会了他的意思。今天在这儿,我要完成周老师的委托。周老师要我说的话就是,现身说法对孩子们说,我是靠读书走出大山、改变命运的,只有好好学习才会有光明前途。周老师的理想,是把家乡山区的孩子们都培养出去……”

   “说实话,我在家乡出资建这所学校,没有别的目的,就是为了完成周老师的遗愿,为孩子们能有个好的学习环境出份力,因为周老师在临终前,为此事向我求过援,所以我把这所学校命名为‘守望者小学’,以此纪念这位贫困山区的教育守望者。”

  话刚说完,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吴桐朝着“守望者小学”的校牌深深地鞠了一躬,之后乘车离去,留下一群不请自来的领导傻站在那里面面相觑。只听他们小声议论道:“这个吴总架子也太大了吧,讲话都不分主次,首先得感谢领导光临不是……”“还有,就这么走掉是什么意思,难道中午没打算安排个饭局?”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