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哲理故事 > 校园故事 > 正文
五保户的春天

  1。公报私仇

  这天,村主任赵辛明穿了身笔挺的西服去上班,一进村委大院就碰到了醉醺醺的张大斌,赵辛明笑着打招呼:“张大斌,又喝高了?”听到村主任跟自己说话,张大斌连忙凑过去回话,可他喝得实在太多了,一张嘴,话没说出来,酒菜倒是全跑了出来,像大喷壶一样吐了赵辛明一身,弄得赵辛明的脸上、衣服上到处是酒腥味。

  赵辛明狠狠地瞪了张大斌一眼,就急忙走进办公室,拿条毛巾擦了一把脸,然后,他赶紧把外套脱了下来,正准备清洗时,会计来了。

  会计要请示他分红的事。他们村有个村办工厂,从办厂那天起,就一直给村民分红。会计问:“咱是不是按老规矩分红?普通户每户五百,低保户每户八百,五保户每户一千。”

  赵辛明点了点头,从会计手里接过村民花名册来,翻了两遍后,他重重地在张大斌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圈:“五保户张大斌的先扣下。”会计皱着眉头惊疑地问为啥,赵辛明没说话。

  会计想,这哪行啊!张大斌是个光棍,一出生就患了小儿麻痹,落下了腿脚残疾。他爹活着的时候,他和爹一起住在他兄弟家,他爹死后,总觉得在兄弟家别扭,就托村里办了个“五保”,住进了村委大院的两间空房子里。可以说,张大斌除了他爹留下的宅基地外什么也没有了。

  会计怎么想怎么不对劲,于是,下午上班前,他走到张大斌屋里:“张大斌,我问你,你怎么得罪了咱们村主任赵辛明了?”

  张大斌还带着酒劲呢,他说:“没啊!我是个惹事的人吗?怎么回事啊?”

  会计看者张大斌的可怜相,一阵心酸,然后,就把赵辛明要扣张大斌分红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张大斌听后,霍地站起身,像大猩猩一样,一拐一拐地跑到主任办公室。此时,村民们已经接到通知陆续来到村委会领分红了。

  张大斌在人群里左突右撞,挤到了最前面,他提高了嗓门大喊:“赵辛明,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扣我的分红?你忘恩负义,你爹死后,守灵、刨墓、抬棺材……哪样我没干?你儿子结婚时,烧水、做饭、洗盘子……哪样少了我?白眼狼!你要扣我的钱,先问问乡亲们答不答应!”

  虽说张大斌是个五保户,但他是个很热情的人,无论是谁家有红白事,他都会主动揽下烧火做饭的活。乡亲们大都受过张大斌的帮助,所以,见张大斌说出这话,都来为他说好话。

   “给你分红能干什么?换成酒喝?每天迷迷糊糊的,喝了再吐出来……”

  张大斌一激动,酒醒了个差不多。听赵辛明说“酒”,也隐隐约约想起上午吐酒的事,张大斌说:“噢,我知道了,你赵辛明小肚鸡肠!我往你身上吐了酒,就为这点事,你要扣我的钱?你,你公报私仇!”

  赵辛明示意会计继续发钱,过了一会儿,他拿出一份有关发放分红的合同:“张大斌,你也别无理取闹,你当初也在合同上签了字的。合同上写得清清楚楚,分红不按人头,按家庭。我问你,你可有家?你一没房子,二没老婆孩子,怎么能分给你?你要有本事自己盖两间房子,分红加倍!”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赵辛明这几句话,分明是往张大斌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张大斌心里翻江倒海一般难受。他咬咬牙说:“赵辛明,算你小子狠,你等着瞧!”说完,他一拐一拐出了村委大院,一直拐到他的那个宅基地上。

  坐在这个连一块砖都没有的空地上,张大斌发起了感慨,一个字一个字地琢磨着赵辛明的话:是啊!赵辛明说的一点儿不假。我这么多年,除了给乡亲们帮个忙之外,真是个废人一样,没手艺,没挣过钱,靠吃救济过日子,还经常喝浑酒。乡亲们都过上了好日子,我呢,转眼都四十五了,连个房子都没有!难道真的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过一辈子?

  张大斌朝自己脸上掴了一巴掌:“张大斌,你也别怪人家看不起你,你看看你人不人鬼不鬼像个啥样?”

  自言自语了一会儿,张大斌就去找建筑队的工头询问盖房子的事。工头兜头给他浇了一盆凉水:“大斌,算了吧,你真打算盖房子?我寻思着赵辛明只是暂时生你的气,你给他赔个不是、道个歉,还住在村委大院得了,何必较这个劲呢!”

  张大斌瓮声瓮气地说:“九十岁的愚公能把两座大山搬走,我连两间房子都盖不了?”说完,他就借了一辆小推车,推着车到大街上捡拾砖头石子。

  2。心不能残

  村民们看到张大斌拐着腿脚干活,都不落忍,有的去村委会替他求情,有的去帮他,本村砖厂老板和卖沙石水泥的商贩干脆给张大斌送货上门,还告诉张大斌可以赊账。建筑队工头也隔三差五指导张大斌砌砖抹墙。

  人多力量大,张大斌一个多月就盖起了两间像样的房子。这段时间,张大斌忙着盖房子,喝酒次数居然少多了。

  又过了一个月,张大斌的新房干得差不多了,他开始张罗搬家,他想早一点儿拿回自己的分红。

  搬好家后,他正准备找赵辛明,赵辛明却上门来了。赵辛明手里提了一套新衣服,张大斌不知道赵辛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赵辛明说:“想要回你的钱,就把这套衣服穿上,跟我走。”张大斌一时不知怎么是好,听赵辛明说钱,只好从命。穿好衣服后,赵辛明让张大斌跟他一块走,张大斌彻底懵了,这到底是干啥?

  他俩一前一后出了门。往常村子里总有一些人在大街上晒太阳、下象棋,可今天,大街上连个狗猫都没有,张大斌以为自己在做梦,朝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生疼。怪了,这人都去哪了?张大斌跟在赵辛明身后,走街串巷,七拐八拐之后,在一个胡同里停了下来。赵辛明笑了笑:“还不进去!”

  张大斌揉了揉眼睛,原来他停下来的地方是李媛慧家门口。

  赵辛明说:“怎么了?不敢去?大伙都知道你对李媛慧有意思,你要是个男人,就跟她表个白,你要能把她接到家里,算你爷们。”

  李媛慧是个寡妇,一直独过,这么多年来,张大斌一直热心帮她,李媛慧对张大斌挺感激的,偶尔还帮张大斌做点针线活,在一块相处多了,两人渐渐产生了感情。其实,张大斌和李媛慧的事就是一张窗户纸,只不过没人捅破。

  张大斌的脸一青一红的:“谁说我不敢!”说完,他拽了拽衣襟,鼓了鼓勇气,走进了李媛慧的家里。此时,李媛慧正坐在院子里纳鞋底呢。张大斌吭哧了半天,才说了一句话:“李……妹子……咱……咱俩搭伙吧……”李媛慧听后,皱着眉头说:“搭伙?你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能养活我?我可不愿意跟你一块住村委大院。”

   “不会吧!你还不知道?咱们村子里,谁不知道我那宅基地起了两间房子!不瞒你说,那房子还是我盖的呢。”

  张大斌东一句西一句说起了他盖房子的事,李媛慧捂着肚子笑个不停,然后,她长舒一口气:“好,我答应跟你搭伙做饭!”李媛慧刚说完,从房顶上、胡同里……涌出了好多人,张大斌脸红得跟西瓜瓤一样,仔细一看,全村人差不多都到了。

  跳舞扭秧歌的,打鼓吹喇叭的,放鞭炮抬轿子的,乡亲们热热闹闹把李媛慧送进了张大斌的新房里。赵辛明早已等在屋子里了,他把两千块钱拿出来。

  张大斌撤出了其中的一千块钱:“主任,我想透了,我不能老依赖救济。人残心不能残啊,心一残这辈子就完了!这钱,我不能全要!我还年轻,这次盖房,我学会了砌砖抹墙,赶明我就到建筑队上班,挣钱去……真要谢你啊!”

   “你不怪我了?不骂我公报私仇了?”

   “李……我媳妇刚才都跟我说了,你是个大善人,是个好干部!”

   “好干部?我不配啊!我差点把你毁了!以前,我一直没想过这么多。我看村民们一个个奔了小康,而你却有残疾,作为村干部,我心里难过,就想着,能帮你尽量帮你一把,还给你申请了‘五保户’……谁知,这样却害了你,让你不思进取,让你成天泡在酒坛子里……如果不是你把酒吐到我身上,恐怕到现在我也不能明白这个道理——带领大伙奔事业,这才是好干部!靠自己双手过上好日子,这才是好样的村民。国家设定五保户、低保户是件大好事,不过,我真希望咱们村子里再也没有五保户和低保户!”

  婚后,张大斌果真变了样,他每天准时上班,一年之内基本上没请假。到了第二年春天,张大斌主动摘掉了五保户的帽子,因为,盖房欠的债还完了,而且,他媳妇李媛慧的肚子里也有影了。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