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哲理故事 > 校园故事 > 正文
母亲,我永远的阳光

    母亲节那天,打电话回去,是爸爸接的,问及到妈妈时,爸爸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她这几天牙疼,休息了。电话里,隐隐听到母亲在责怪爸爸的声音。爸爸赶紧说,已经吃药了,你妈说现在已经不疼了,让我不要担心。

    老婆在一旁笑道,你看你的电话比啥药都管用,你妈一听到你的电话,牙疼马上就好了。我说是啊,牙疼虽然不是什么大病,可疼起来也不是那么好玩的。记得小时候,我有蛀牙,也常常牙疼。每每牙疼的时候,常常夜不成寐,腮帮子胀得老高,吃不下饭,母亲总是很着急的四处为我寻医问药。

    第二天再打电话回去,母亲的牙疼已经是真的好了。这次电话是母亲接的,母亲的声音大而响亮,她说,叫你爸不要告诉你,他怎么就说漏嘴了啊。牙疼又不是什么大病,哪值得一说啊,你工作那么忙,怎么能让你分心呢?我暗叫惭愧,这些年来,我何曾有过真正关心过他们?常常不在他们身边,每月的几次电话,就像是例行公事。

    母亲说,外婆来了。现在娘俩儿正在家里包饺子呢。母亲笑了,说我小时候恁喜欢吃她包的饺子。是的,母亲包的饺子,个大,馅多,咬下去,满口生香。末了母亲幽幽地来了一句,可是你现在不喜欢了。母亲一定还记得今年春节时的那件事,那天,母亲说,今天我们包饺子吃吧,让你爸去和面。我说,算了吧,还是吃米饭吧。你们想吃,我去对面沙县里端笼蒸饺回来。其实,我只是觉得自已包饺子太麻烦,我又帮不上忙,让他们两个老人来伺候我们,心里过意不去。

    没想到这事让母亲记挂在心里,我赶紧向母亲撒娇道,妈,我也想吃。母亲笑了,说,好,好,你下次回来我包给你吃。沙县里的饺子个小,馅也少,哪有妈妈做的好吃。我说那是的。电话那边,听到妈妈爽朗的笑声。

    晚上看《飞越老人院》时,有一段台词,深深地触动了我。“您算没算过这么一笔账,我们的父母现在都有七十岁左右了吧,我们假定他们还能活二十年,以我来说,我每年只有春节那几天能回家过,其实也就是五、六天,但是每天真正跟父母在一起的时间,也就是两、三个小时,五、六天是十几个小时,二十年是两百多个小时,想想就觉得可怕。”

    听她这样一说,我也感到很害怕。是的,我们陪在父母身边的日子是太少了,每年也就是春节回家,半个月的时间。可就这半个月的时间里,而真正呆在家里陪着父母的时间也很有限的。去年春节里的有一天,我们全家去舅舅家玩,回来的时候,我陪着妈妈在后面说着话,妻子和儿子在前面,小家伙忽然停下来,回过头,望向我们,笑了,说,前面是妈妈和儿子,后面也是妈妈和儿子。路有些不平,老婆牵着儿子,我扶着妈妈,阳光下,风吹过我们的影子,拖得老长老长!

    每每读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些句子,总是在心里安慰自己,我的父母还年轻,我们以后的日子还长。殊不知这一切都在慢慢地改变着,而他们也在一天一天的变老。也就在那一次,儿子看到田边灿烂的野花,非得要我去给他采来。那是一个陡坡,高度超过了三米,我还在踌躇之中,母亲已经飞身上去,身体敏捷而灵活,一点儿也不像是五十多岁的人。

    吓得我一身冷汗,儿子却在一旁高兴的叫道,奶奶还会轻功啊。母亲小时候是跟着外公练过几年,可毕竟年纪大了,这样上蹿下跳的,万一有个闪失,真让我很担心。我再三叮嘱母亲,以后不可以这样。母亲却安慰我说,没事的。

    有人说,这世界上一切其他都是假的,空的,惟有母亲才是真的,永恒的,不灭的。是的,从小到大,母亲在我心中的份量,是任何人无可比拟的。曾经因为这句话,而得罪了某人,但是对于我来说,母亲仍然是我心目中最重要最重要的人,是一生都无法抛且的牵挂,是我心中永远的阳光!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