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小故事网 > 情感故事 > 亲情故事 > 正文
告诉小蓓,美秀妈妈爱她

  周四放学的路上,项琪一直在我耳边念叨她爸爸送了她王力宏演唱会门票的事,说到最后她仿佛都有点神经质了:我爸爸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你欺负我没有爸爸是不是?”我佯装愤怒,一巴掌打到她后脑勺上她才住嘴。

   项琪收起脸上的得意,有点内疚地低下了头,三秒钟后又迅速地抬起:“我妈说你很快就有爸爸啦,听说还是年轻又多金的帅哥……”她忽然掩口停住,瞪圆的眼睛一副说漏了嘴的神情。

   其实我的不以为意是装出来的,实际上我早知道,并且对这事在意极了。

   我想起美秀已经开始在构思婚纱的设计了,心里就特不是滋味,美秀要再嫁人,我和外婆一定会更加寂寞的。

   美秀是我的妈妈,她38岁了,可是所有人都说她看起来只有30出头的样子,他们似乎总无法接受即将18岁的我是美秀的亲生女儿这么一个事实。是啊,就算不谈年龄,我身上其他方面也没有半点美秀的影子。美秀漂亮,她是我们小城里有名的服装设计师,穿上那些她自己设计的衣服,美秀婀娜的身姿实在令人羡慕。而我却是一个有着59公斤体重的胖妞,总之,我跟美女这称呼是沾不上边儿。

   所以,我一度怀疑美秀是真不喜欢我,有哪个白天鹅会喜欢丑小鸭般的孩子呢?

   我的猜测并不是没有根据的。打有记忆以来,我和美秀之间的相处就是淡淡的,有点客气,有点疏离,我9岁那年她还开始让我喊她的名字,起初我觉得怪怪的很别扭,后来我就真的只有当着客人面的时候才唤她作妈妈了。

   美秀身上有股说不出的忧郁,项琪说她像林黛玉。真的,她从来都是安静甚至寂静的,脸上永远波澜不惊的表情,偶尔也笑,但痕迹轻淡得仿佛在你眼睛一眨时就消失了。

   在我心里,这样的美秀有点遥远,我有点儿怕她。

   “还好小蓓不像美秀,瞧我们小蓓整天乐呵呵的,多有生气!”外婆捏捏我的鼻子说。每每这个时候我就还她一个挤眉弄眼吐舌头的鬼脸,把她逗得哈哈大笑。美秀忙于她的事业,很少有时间陪我们,好在祖孙俩每天自娱自乐,笑着生活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谁也不知道我其实早遗传了美秀的忧郁,只是一开始就把它给藏了起来。

   美秀有自己的店,在西子路18号,星期六我送汤过去的时候她正在埋头画设计稿。

   我没做声,站在衣服架子后偷偷地瞧她。我发现美秀认真的样子让她看起来比平时更有魅力。我一不小心弄出了声音,美秀抬起头来见是我,便一边收拾桌面的纸张,一边招呼我过去,她还在嘴角挂起温柔又带点羞涩的微笑。

   我有点不是滋味,是的,美秀现在轻易地就会露出笑容,因为她恋爱了。

   我很妒忌那个人,妒忌他轻易就影响了美秀。要知道,这是外婆和我十多年来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他不单让美秀笑,他还能让她设计起婚纱来了。

   说来也许你不信,经美秀手设计的时装多得数不过来,但其中从来没有一件是婚纱。美秀从来不做婚纱,无论请求设计婚纱的人来头有多大,出价有多高,她都一口回绝。我猜想这其中必定是有故事的,只是我无从得知。所以这一次美秀的破例,让我在惊讶的同时有点不高兴,因为这说明了美秀对那个人真的很重视。

   其实在心里,我还是祝福美秀的,她已经寂寞了那么久,那么那么久。

   谁也不知道,在我的书包夹层里还有一张已完成的婚纱设计图,那是我为美秀画的,用了她最喜欢的木兰花作为设计元素。只是后来发现美秀竟然亲自设计婚纱,我便把这张图夹进了书包最隐秘的角落。

   是的,我林小蓓是美术生,我没有遗传到美秀的身材和样貌,但我遗传了她的才华。我曾代表学校参加过大大小小的中学生服装设计大赛,取得了让人羡慕的成绩。

   我的梦想是到广州美术学院去学服装设计,然后在未来努力地去创建起自己的工作室和服装品牌。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告诉美秀我心仪的大学,美秀就开口了。

   “学校什么时候组织报考,你觉得鲁迅美术学院如何?”吃早餐的时候美秀忽然问我。

   “还没到那时候,不过也快了。”

   “行,到时你不用再问我意见,就填鲁美吧!”美秀说。

   早餐过后我给项琪打电话,告诉她美秀要我考鲁迅美术学院,项琪惊呼:“论综合实力,鲁美是比广美要好一点,可你将来是要学服装设计的,这专业是广美的专长,更何况广美在本省,离家车程不过才两个多小时,你要真跑去东北的鲁美,一年到头能回来几次啊!”

   项琪的话,让我好像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美秀不喜欢我,这么多年,我终于要承认这个事实,她要结婚,她想把我支开,她怕我妨碍了她的新生活。我的眼泪滴下来,我不知道这次要不要妥协。

   我跑出去在街上溜达了一天,第一次觉得委屈原来可以这么强烈。

   也许,我真是美秀的负担,我已经长大,我必须离开。

   晚上我早早就躺下了,睡得正熟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人站在我床边叹息,有时候我以为是外婆,有时候我以为是梦境,可是这次的叹息声那么真实,那么像是美秀的。

   我睁开眼,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不是外婆,是美秀,真的是美秀。

   就在我已经心灰意冷准备接受美秀建议考鲁迅美术学院后,第二天美秀却告诉我,我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学校读,例如广州美术学院。我不相信地睁大了双眼,美秀头也不抬地继续在画设计图,一旁的外婆微笑着指了指美秀,然后朝我点点头。我心里涌上一股复杂的情绪,酸酸的,又暖暖的,想起梦里醒来时床边夜色里美秀脸上若隐若现的温柔,我悄悄地告诉自己,也许美秀还是爱我的。

   可是我错了,原来美秀真的不喜欢我,她竟然让我减肥。她开始嫌弃我了。

   “小蓓,你该减肥了,下顿开始,给我少吃点。”美秀说得云淡风轻。

   我为这句话躲在房间里哭了两个小时。我现在高三,学习那么辛苦,每天还没放学我就觉得饿了,要怎样减肥?在家长们都拼足了劲为孩子添加营养的时候,美秀如何忍心提出让我节食减肥?我忽然有点恨美秀,我长得再胖再不好看也是她的女儿,她不应该嫌弃我的。

   “美秀变了,她结婚后会不会不要我们了……”我趴在外婆身上边擦眼泪边说。老人摸摸我的头,露出慈祥的微笑,没有应声。

   在美秀的监督之下,我开始了高考前的减肥生活。

   我的饭量由两碗改为了一碗,饭桌上我最爱吃的肉也没了踪影,抽屉里的零食全被没收,早上起来要跑完一千米才可以去上学,晚上得跑完一千米才能睡觉。我饿,我累,我想吃东西,我想睡多一点,要知道一个毕业班的学生压力有多大,可是美秀对我的委屈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忍不住怀疑,这世上是不是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她动心动容的了!

   混着汗水和泪水的时光似乎走得特别慢,用项琪的话说我简直度日如年。一个半月后,终于等来了我的18周岁生日,这真不容易,自从减肥后我就一直在盼望这天的到来。过生日我最大,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这天我不减肥!

   然而我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哪怕是作为18岁的寿星,美秀也没准备放过我。

   “还是少吃点肉吧,小心又把这段时间减去的给吃回来了。”美秀的声音不高不低,我的筷子尴尬地愣在了一盘卤水鸡腿的上空。

   这个外婆精心为我张罗的生日宴,桌子上全是我平时爱吃的菜,本以为可以大快朵颐,以安慰我这个被减肥伤害了的肚子和一颗被美秀伤害了的心,可眼见又落空了。在美秀“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要吃”的规劝(其实像命令多一点)声中,我忽然就爆发了。

   我把碗筷往桌子上一推,整个人腾地站起来,紧接着豆大的眼泪滑落下来。

   “你要是嫌我胖丢了你的脸,以后你大可不对别人说我是你女儿,我也保证会站得离你远远的!”我大声地宣泄自己内心的不满。

   我看见美秀的脸色,在那么一瞬间就沉下去了,半晌,她终于开口:“我只是希望将来你穿得下那套婚纱。”

   “要穿婚纱的是你,反正你都要嫁人了,还管我干什么……”我哭着从餐桌前跑开了。

   我穿过客厅跑出了家门,跑得飞快,一直一直跑,风在我耳边呼啸,我觉得我的心很疼,疼极了,什么都无法思考。我就这样跑了出去,没有回头,所以看不到身后外婆的苦笑和摇头叹息的动作,更看不到美秀乌黑明亮的双眼一点一点变得潮湿。不过幸好我没看到,长这么大,我只见过美秀流过一次眼泪。12岁那年,我高烧40O进了医院,病床边美秀的眼泪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滚落,我的心莫名其妙就疼得要窒息。

   我像个游魂一样在外流浪了一天,回到家的时候夜色已经笼罩了城市很久,我的18周岁生日就这样过了。

   客厅的灯依然通亮,美秀不在家,外婆端坐在沙发里,膝上是一个包装精致的礼品盒子。她扬手招呼我坐过去,再把盒子打开,然后放到我手上。在抖开从盒子里拿出的婚纱时,我瞬间屏住了呼吸,美秀的这件作品,美得惊人!

   婚纱是美秀送给我的18岁生日礼物。

   在外婆的家乡,每个女人都擅长裁缝,在女儿的成人礼上呈上一件自己亲手缝制的嫁衣,是源远流长的习俗。外婆在美秀18岁时也给她缝制了一件,但是美秀却没能穿上——婚礼的前一天,那个承诺照顾她一生一世的年轻男人因意外离开了人世。

   外婆在说这番话时声音几度变得哽咽,她面前的我,泪流满面。

   外婆的膝盖上,礼盒里还安静地躺着一张信纸,上面有美秀写的一行字:

   请告诉小蓓,美秀妈妈很爱她。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