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名人故事 > 名人隐闻 > 正文
乱世凤凰:皇后羊献容遭遇的四次废立

  文摘自:《落架的凤凰》,作者:杨府,出版:东方出版社

  晋武帝司马炎与皇后杨艳,育有三子三女,唯独太子司马衷是个弱智。在他的26个儿子中,选择的余地很大,但他与杨艳夫妻感情甚笃,而杨艳很坚持“立嫡以长不以贤”的祖训,所以最终选择了一个傻瓜。从历史的结局看,司马炎的这个选择很是失败,而比立储的选择更为失败的,则是他在太子妃问题上的优柔寡断。

  在选择太子妃时,司马炎原本选的是美貌的卫之女,但杨皇后与尚书令贾充之妻郭槐私交很好,又私受了不少奇珍异宝,就撺掇着迎娶郭氏的女儿。郭氏和贾充生有二女:长女贾南风,奇丑无比;次女贾午,却妩媚佻达。起初本是选贾午为太子妃,因其身材娇小,尚未长成,撑不起来太子妃的礼服,只得临时换了贾南风。武帝认为贾充长女嫉妒、貌丑、身矮、肤黑,心有不满,但堂堂的册立大典已举行过,岂能视同儿戏?武帝囿于妇人之见,也不好说什么。好在司马衷是个白痴,贾南风是个丑女,弯刀对着瓢切菜,也算合适。后世史家每论及亡国祸乱之事,多为帝王讳,常诿过女子,然则西晋王朝的覆灭,这位“貌陋而心险”的贾南风确是罪魁祸首。

  晋武帝死后,司马衷即位,是为晋惠帝,人称“白痴皇帝”。他完全是个摆设,国事一窍不通,却笑话百出。有一次,他在御花园里玩,正是初夏季节,池塘边的草丛间响起阵阵蛙鸣。晋惠帝呆头呆脑地问道:“这些小东西,是为官叫呢,还是为私叫呢?”身边的太监有机灵的,一本正经地对他说:“在官地里的为官叫,在私地里的为私叫。”有一年,某地闹饥荒,地方官员上报灾情,说灾区百姓没有粮食吃,饿死许多。晋惠帝就奇怪地问:“没有粮食,何不吃肉粥?”大臣们听了,一片哗然,目瞪口呆,哭笑不得。就连他自己的老师卫都不愿袒护他,当着晋武帝的面说皇帝的宝座“此座可惜”。朝廷弱智,自有虎狼之臣在侧窥视。皇室子弟一个个野心勃勃,无不起问鼎之念,觊觎之心。遇到机会,必有异动。

  杨骏是杨皇后的父亲,武帝临终召他与汝南王司马亮为顾命大臣。但他排挤司马亮,一人想总揽朝政。其专横跋扈的作风,逐渐引起了司马家族诸王的不满。皇后贾南风更是无法容忍,她利用皇后的优势,培植亲信。操纵晋惠帝,矫诏楚王司马玮兵发洛阳,以清君侧的名义,发动宫廷政变,宣布杨骏谋反,夷灭三族。以司马亮为辅政大臣。不久又嫌司马亮、卫是她独揽朝政的绊脚石,就又矫诏指使楚王玮将两人处死,进而独揽大权。没过几天,则又借擅杀大臣之罪处死司马玮。楚王玮临刑时大叫冤枉,但狡兔死,走狗烹,悔之晚矣。

  晋惠帝虽是白痴,但他的太子司马却很聪明(晋惠帝与宫女所生)。贾后担心将来自己不能垂帘听政,就设计陷害太子。她先请以美貌与文采著称于世的潘安,以太子的口吻起草一封逼晋惠帝退位的上疏,接着又热情地宴请太子喝酒,把他灌个烂醉,趁其麻木之时,骗他把上疏抄写一遍。次日,贾后即操纵廷议,宣布太子谋反。太子聪慧,深孚人望,贾后此举,无疑犯了众怒。早已对皇帝宝座垂涎的诸王纷纷登场。永康元年(公元300年),掌握禁军的赵王司马伦,借口谋立太子复位,乘势而起。贾后不只是计,立即派人毒死了太子,以绝其念。恰好授赵王伦以柄,派禁军校尉、齐王司马带兵进宫逮捕了贾后,不久即被司马伦以金屑酒毒死,也自此拉开了西晋灭亡的帷幕。历史上有红颜祸水误国的美女,也同样有心术不正的丑妇灭国的传奇。贾后是也。

  贾南风死后,晋王朝的皇后宝座出现空缺。司马衷虽是白痴,但名义上还是皇帝,皇后乃国体所系,于是摄政王司马伦便派自己的亲信孙秀主持选后事宜。平南将军孙与孙秀是同族本家,认为机不可失,便向孙秀推荐自己的外孙女、折臂三公之家羊玄之的女儿羊献容,得到司马伦的首肯。公元300年11月甲子日,羊献容被立为晋惠帝的第二任皇后。

  赵王司马伦诛灭贾氏外戚,为了收买人心,就滥赏官爵,连奴隶走卒也给爵号。当时,官帽上都要用貂尾做装饰。因为封赏得太多太滥,库存的貂尾都用完了,情急之下只好用狗尾巴来凑数。洛阳城中的百姓因此讥笑道:“貂不足,狗尾续”。司马伦自认为人心安定,就在羊献容立为皇后两个月左右,在孙秀的撺掇下,篡位自立了。惠帝废,羊献容也遭到了幽禁。

  这个可怜的皇后,一开始就身不由己的陷入了权力斗争的漩涡中,几次面临生死考验。十年之间,先后四次被废,又四次复立,并险些被诬丧命,她的这段西晋皇后史,恰好是西晋“八王之乱”历史的注脚,是天下苍生生灵涂炭的缩影,也是西晋走向覆亡的见证。

  各地诸侯王得知司马伦这样的人都敢篡位称帝,均感不忿(他们也不想象,连司马衷这样的白痴都可以当皇帝,赵王司马伦为什么就不能更进一步)。诸侯王都以司马伦为参照系数,争先恐后地前来抢夺皇位,遂引起一场旷日持久的内乱。直至西晋灭亡。先后卷入血腥战争的有赵王司马伦、齐王司马、长沙王司马、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东海王司马越再加上先前被杀的汝南王司马亮、楚王司马玮等八个诸侯王,故史称“八王之乱”。北中国也从此陷入了长达近300年之久的分裂与内乱,鲜卑、匈奴、羯、氐、羌等少数民族纷纷入主中原,史称“五胡乱华”,但也进一步促进了民族间的大融合。

  司马伦偷鸡不成蚀把米,连老命也搭了进去。惠帝复位,羊献容也复立为后。

  司马认为自己勤王有功,自封为大司马、都督中外诸军事,独掌朝政。这可把一同起事的各诸侯王给惹火了。

  永宁二年(302年),骠骑将军司马与司马等里应外合攻击司马,司马战败被杀,司马掌握朝权。第二年,司马与司马颖又不满司马专权,盟友破裂,兵戎相见。在洛阳任职的东海王司马越畏惧二王强盛,害怕城破之后自己遭殃,发动兵变,将司马活捉,司马遂被司马的部将张方烧死示众。

  就在司马氏家族乱纷纷互相攻伐之际,羊献容生下了她与晋惠帝司马衷的女儿临海公主(初封清河公主,以临海公主名世)。由于特殊的政治背景,她一出生,就决定了要比普通人经受更多的风雨洗礼。

  公元304年正月,获胜后的司马司马颖进驻洛阳,控制朝政。为了篡位,他们首先拿无辜的羊献容开刀。二月乙酉,羊献容被废为庶人,幽禁金墉城。她的女儿临海公主这时还不满一岁,也不得不同她的母亲一起迁居冷宫,不幸的命运一开始就这样如影随形的跟随着她,这或许就是她的宿命了。

  是年七月,右卫将军陈胗率军攻入禁城,司马颖败逃邺城。在金墉城里被关了半年之久的羊献容母女又被迎回皇宫。羊献容复位之后,西晋朝廷为清除异己,斩草除根,派兵去邺城剿灭司马颖。东海王司马越很快聚起十万大军,高兴得发起昏来,裹挟惠帝御驾亲征邺城。部队走到了河南荡阴(今汤阴),没有设防就宿营了。结果被成都王司马颖的部将石超偷袭,一败涂地。司马越一看形势不妙赶紧逃窜回封地东海(今江苏连云港)去了。把光杆傻皇帝撇在了乱军之中,身中三箭,脸颊负伤,而且把随身携带的六枚帝玺也弄丢了。

  惠帝被掳入邺城,同时,远在洛阳的羊献容也再次遭殃。

  司马的部将张方,在司马越邺城大败的同时,乘虚而入,率军攻入了洛阳城,把持了朝政。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再次废皇后羊献容为庶人。母女又回到金墉城被软禁起来。

  幽州军阀王浚不满成都王司马颖的作为,遂联络宗室并州刺史东嬴公司马腾,并邀请乌桓国的鲜卑族骑兵助战,司马颖只好领着几十个亲兵牵着惠帝的牛车逃往洛阳。

  而河间王司马听说张方抢到了惠帝,喜出望外。立即命令张方把惠帝和成都王司马颖带到长安,张方启程前,大掠洛阳皇宫,又趁机抢掠了很多宫女做军妓。后因粮食匮乏,就把抢来的宫女逐批杀死充作军粮,一路吃到长安。河间王司马于304年12月终于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宰相,掌控了晋室大权。

  司马衷被裹挟到了长安之后,洛阳城里的群臣便自发组成了留守小朝廷。但是他们毕竟是臣子,总不好自己公然发号施令。在此情形下,他们想到了金墉城里的废后羊献容。于是立即恢复羊献容的皇后名分,把她当作一块金子招牌,借她的名义颁布诏书,发号施令,并且立豫章王司马炽为皇太弟。

  永兴二年(公元305),司马得知羊献容复皇后位的消息,在长安挟持司马衷于该年四月丙子日再次颁布诏书,废羊献容为庶人。

  同年11月,身在洛阳的立节将军周权假称自己接到了司马衷的密诏,升自己做平西将军,同时复立羊献容为皇后。这是羊献容第三次废立,却已是她第四次走出冷宫金墉城了。

  而洛阳令何乔却听命于司马,结果周权失败被杀,刚刚被释放出来的羊献容及临海公主母女,又再一次莫名其妙地关进了金墉城。司马还不放心,他认为羊献容家世高贵,身份特殊,多次被人利用,留着必为隐患,所以,一定要杀掉她才行。所赖洛阳百姓官员竭力保护,羊献容母女才得以逃出生天。

  但司马的独断专行,引起了司马氏诸王的强烈不满,他们再次推司马越为盟主,###司马。不久,司马与司马颖相继被杀。白痴皇帝司马衷又被用牛车载回洛阳旧都,这时的京城已经是残垣断壁、衰草连天,小朝廷只好在草屋里面重建宫室。羊献容再次被从金墉城冷宫里迎出,复立为皇后。

  这是羊献容的第四次废立过程。

  306年12月,诸侯王已灭,东海王司马越觉得48岁的白痴惠帝已无利用价值,便派人在饼中置药将其毒死,然后立惠帝的第25弟司马炽为帝,改元永嘉,是为晋怀帝。至此,这场持续16年之久的西晋“八王之乱”结束。“八王之乱”旷日持久,兵连祸接、中原板荡、杀戮频仍、生灵涂炭,战争已经耗尽了西晋王朝的国力,使之不堪一击、虚弱到了极点。诸侯王引狼入室,鲜卑、匈奴、羯、氐、羌,以中原为战场,相互攻讦,更加加速了西晋王朝覆灭的步伐。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