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小故事网 > 名人故事 > 名人和书 > 正文
谈谈读书习惯(外一篇)

    我爱书,因此买了许多书,曾经在某一篇文章中诉说了我对书的一片痴情,只要闻闻书上油墨的清香味,既美妙又动人,我就心满意足了,但这岂不成了为爱书而买书?买了书是要阅读的,我平生买过许多书,却一直没有充足的读书时光,因此在抗日战争和解放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因种种原因,使我损失了许多书;有的书甚至连看也没有看过。至今想来,心里还有些不舍;我有时也讥笑自己作了书的奴隶。 

    在无法无天革文化命时,我的藏书可说是毁于一旦,洗劫过后,使我悟出了一些道理。如果我对每本积聚来的书,能够及时阅读,装在我的脑里,则我又何惧藏书的散失。因为身外之物的书容易毁损,而装在脑子里的知识,除非我患了老年痴呆症,或是去见马克思老人了,否则这些知识将永远留在我的脑里,直到与我的肉体成为一抔灰烬为止。 

    以凭吊的心情来对待书是要不得的,买了书就要阅读,而不是成为起座间的摆设。于是当我离休下采之后,消磨岁月的就是这些书。我每每为浩瀚的书海发怵,即使我的藏书只是出版物的十万分之一,我也只有一双昏花的老眼可以与之周旋。人可以登山而穷千里,但无法阅读所有的书,所以古人可以建阁藏书,而为学则不过五本就了不得了。 

    我曾经读过一篇谈文人读书习惯的文章,说到海明威为了节省时间,往往在一个时期内阅读匹五本书,我简直无法想象他是怎样在读的。后来在美国遇到一位作家就请教他,他说诺曼·梅勒就在一个时期内,同时看五六本书,乍听之下,我还疑心他在吹牛,经过他的解释,我也信服了。梅勒的读书习惯是手头一本书,看累了便换一本来看,这本看厌了看那本,那本看累了又看另一本。总之他不是一时只限于读一本书,而是读几本书,他这样的读书方法,也不是一开始就有意识地进行的,而是慢慢地在实践中养成的习惯;以后,不这样做反而读不成书了。当然,他说这样做还须有犀利的记忆力,否则,读了几页就忘掉,以后便无以为继了。我说那是由于梅勒有非凡的记忆力,他笑笑说,记忆力也是靠培养来的。 

    我对于他的话将信将疑,因为梅勒在美国被认为是才子,才子有别于我们这些庸才,当然,我们是无法望其项背的,所以始终没有尝试过。前年老伴弃世,我坐对书城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了,每天除了翻翻报刊、听听音乐,其余时间就是读书。我发了个宏愿,要将我已有的书一本本看完。这时我发觉自己原来的读书方法太死板了,因为书的种类众多,理论书要精读,这需要专心致志,但也最容易使人疲累。有的书须玩味,有的书则只要浏览,书也要不同的对待,须依书的内容而定。这就使我悟到一个时间可以同时读不同书的门径。我现在往往在音乐声中写稿、看报刊,而且也在同一时间内看两本到三本不同的书;至今我还不能做到一时读五六本书,当然我也不必拘泥于此。我发觉这样读书的方法很妙,因为这使人永远保持一个清新的头脑,你的记忆力也就锻炼出来了。我现在的办法是一时读中国书,一时读英文书,换脑筋时又读读古诗词。这样我读书的时间便快了起来,多了起来;但还不能在精读时,几本书连轴转。这是我能力所限,因为我毕竟快入髦耋之年已成老朽,但我还在努力做。 

    每个人有自己的读书习惯,但我想一个时间读几本书也不是不可能的,有兴趣的人何妨一试。

                            我的“痴”


    编辑来催我赶快写那篇已经答应了的“书与我”应征文,说要发稿了,我问再等一期成不成?她说如果没空写,那就在今年最后一期发稿时唱大轴戏。我听了不免深为惶恐,连开锣戏都唱不好,还想唱大轴!真是太难为人了,便硬是将手头未了之事推开,翻翻我的剪报簿,看看有没有可以引起灵感的文章。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