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小故事网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四卷 迷失故国 第二十七章 断弓杀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这么好的逃命法术你怎么没学过?看来你师傅还真不是一般的偏心!他根本就没拿你当徒弟看待!”

  “放屁!胡说!”孟盁激动的吼。

  “怎么胡说了?你二师兄……他叫什么来着?”

  “孟腊!”

  “对,孟腊!你先前是怎么把孟腊招呼来的?”

  “我师傅传授的心通术,修炼此术,如果一个人出了事,其他人便有心灵警示,立刻赶来相救!我们师兄弟三人都会!你还说我师傅、师兄不待见我,你看,我一招,二师兄就来了!”孟盁大声说。

  心通术,这法术不错,比手机好使!我们这行工作危险性大,关键时刻手机老没信号,我和孙威都练练这法术挺有用,还省电话费呢!游牧之神手打。

  “你大师兄呢?他怎么不来?对了你大师兄叫什么?”

  “我大师兄孟迈,他正在对付一个女人,所以才要二师兄来帮我!”

  “你大师兄孟迈在对付女人?哪儿的女人?”

  “我怎么知道!心通术又不是打电话,哪能问那么详细!哼哼,大师兄要是来了,能把你们一个一个切片涮着吃喽!”

  “吹吧你!别说你大师兄,就你师傅来了能怎么的?看你们弄这些活私人,粗制滥造的,别给师傅丢脸了!”

  “怎么就粗制滥造了?!这些还没完工呢,就让你弄坏了!要是制作完成,功用大着呢!”孟盁脸红脖子粗的跟我嚷。

  “切!这玩意能有啥用!组队踢足球?”我继续套话。连逼供带诱供,真累哪!

  “看你也是道上混的,怎么就这点见识?”孟盁居然很看不起人,“我问你,听没听说过海地的黑巫术?”

  “YES!”我说。把活死人的来历简单的告诉孙威。

  巫术在玄学范畴里占很重要的地位,它也分很多种类,海地黑巫术只是其中之一。孟盁突然提到这个,我猛然想起海地黑巫的一个法术:黑巫们用河豚毒液和一些秘密材料制成一种药剂,放在别人的食物或水中,当受害人服用后,会出现假死现象。然后他们在假死者身上施法,将他的灵魂禁锢。经过一些步骤后,受害者就变成了一个不用吃饭不用睡觉的奴隶!

  这……这不就是活死人吗?只不过一个是用黑巫术,一个是用南洋降术而已。

  那么,孟盁弄这么多活死人,也是看中其不用吃饭、不用睡觉、给自己当奴隶吗?

  “你们制作这些活死人是用来干活的?”

  “当然啦,它们又不吃不喝、不开工资、不闹罢工,采个煤啥的多节约成本!”孟盁得意的说。

  采煤?没错,山西煤炭资源丰富,国企煤矿多,私人小煤窑更是遍地开花,要是有人丧尽天良用活死人采煤,那……那活死人的需求量可不小!这三个姓孟降头师,简直是三个疯子!

  我身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孟盁言下之意,密林里这些,还只是半成品,那肯定还有成品!这些人是哪里来的?那个中年人,自己前两天碰到的时候还是活生生的,现在却被害成了这个模样,中间出了什么事情?像他这样的还有多少?

  越想越是毛骨悚然,“威子,你要带我去看的地方,全都是行尸走肉吧?是不是跟这些人似的?”我指着周围东倒西歪的半成品活死人问。

  孙威点点头:“起雾那会儿,我本来好端端的在自行车上坐着,突然就觉得被什么拽下去了,头也不知道撞在什么上,当时就撞晕了。等我清醒过来,就见自己是在个什么洞里,面前全是这类东西,数量极多,僵尸不僵尸,活人不活人,跟刚在煤堆了打过滚似的,全身上下连牙都黑的,翻着白眼珠瞪我,那瘆的慌。幸好有洛蓝带着我……”他摸着脑袋上的包,一脸的后怕。

  我一听“数量极多”脑子轰的一声,这帮王八蛋究竟祸害多少人哪!左手食拇二指按在孟盁的两眼皮上:“你最好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不然我立刻废了你一双招子!”靠!自己从来不崇尚暴力,这次实在是恨极了!

  “别别,我说,我说还不行嘛!”估计是被我的满脸杀气、眼露凶光给吓着了,孟盁好汉不吃眼前亏。“打哪儿开始说?”

  “从头说!再他妈罗嗦我抽死你丫的!”

  “哎,好,那我就从头说了。”孟盁说,“我们师兄弟本来一直在家乡混,几年前,我二师兄应中国一个富豪之约来中国……”

  他话刚出口就被远处一声巨响打断了。

  “轰隆!”声音惊天动地,震耳欲聋,脚下土地都在颤动。游牧 之神手 打。

  我身子一震,拔腿欲跑!孙威紧跟在我后边,惊问:“怎么了?地震了?”

  “我去看看!”那声大响,绝对不是地震,我怀疑是爆炸,或者什么坍塌——别忘了,在这片土地上,我们脚下很可能就是正被开采的矿井煤层!

  跑了几十米我掉头又窜回来,孙威差点撞我身上,气得直骂:“你稳着点行不!跟个剁尾巴猴似的!”

  事出紧急,我没心思跟他拌嘴,咱撒丫子一跑倒容易,可不能丢下这些活死人不理。一时之间也来不及做出更多的措施,想来想去,只用利用“断弓砂”的地形风水,起个阵式,暂时将这块地方封起来。

  “断弓砂”阴气重,需得以血行法暂时克制其阴气——当然不舍得用我的血,放孙威的他肯定也不能让,环视一圈,我抓过孟盁在他鼻子上揍了一拳。

  孟盁嘴又跑风,鼻子还被砸塌了,说话“嗡嗡”的:“我都说实话了,你怎么还打!”

  “打你是轻的!”我狠狠在他后颈上劈了一掌,“在这儿吧你!”将他砸晕过去。没杀他。一是因为自己不想手上沾人命,二来也担心万一将来有用他之处,手里留个活口也算留条后路——这小子虽然有点小狡猾。但心眼不算多,好糊弄!

  我一边给孟盁放血,一边招呼孙威帮忙把孟盁衣服扒了,孙威这小子也损,本来孟盁的裤子就被我烧个大洞了。但多少还能遮着点,他倒好,把孟盁扒个精光。

  阿呸本来蹲在他肩上。一见裸男,“嗖”的一声把脸转过去了。

  顾不得别的。我用血在孟盁胸前画了一张符,反正他被我用千斤定压着,也动不了,就当阵眼了。又搬过几位活死人,同样在他们身上画了符,指挥孙威按照两仪四象方位将其摆到合适的位置,然后催阵法。想想先前那个二师兄孟腊曾经催动活死人暗算我,怕不保准,又施了两个小法术将这些人也定住。

  这个阵运转起来,不相干的人绝对进不来。想把活死人弄走,除非破了我的阵——我还真不信就凭这几个南洋土老帽会破我堂堂中华奇门遁甲阵!

  看看差不多了,招呼着孙威一起向声音来处奔去。

  “老俞,咱不是逃命?是去看热闹?”孙威边跑边问。

  “什么叫看热闹啊!咱们那是伺机救人!刚才那动静,要是地下真有煤矿瓦斯爆炸身边们的,咱得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救人的救人、摄影的摄影、抢新闻的抢新闻……”

  “你看要不要先向上级部门汇报?煤矿爆炸,那可不是小事!底下不定埋着多少人呢!”孙威一听有可能涉及到人命,也正经起来。游 牧之 神手 打。

  “出事地点似乎离我们没多远,先看看情况!”

  我一边说一边向前跑。一口气奔出十来里地,到了一处古怪所在,定睛细看下,不禁目瞪口呆。

  前面出现一个巨大的坑,方圆极广,深不见底,坑口上方雾气缭绕,空气一股水腥味,坑周碎冰烂泥,一片狼藉。

  孙威抱着阿呸紧跟在我的身后,累的呼哧带喘,一见之下也傻了:“老俞,怎么回事?”

  “彗星撞地球了呗!”

  “不像!我觉得是地陷了,记不记得程咬金怎么当上混世魔王的?”孙威掏出电棍当手电用,四处照着。

  《隋唐演义》里有一段,瓦岗寨突现地穴、程咬金单身探险,得到一声皇帝行头,上来便被众家兄弟拥立为主,成立大魔国,号称混世魔王。

  “切!你又不是程咬金转世!有那么好命吗?就算有那命,政府能容你吗?别做梦啦!”我蹲在坑旁,借着手电光可以看到,坑边上的泥还是新鲜的,似乎刚出水不久,还没冻实,有块泥上面镶着一条手指长的白鲢,还没断气,身体还动着。

  “我看这地方是一个大水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水漏没了!”我拾起白鲢,无聊的凑到阿呸鼻子前,阿呸“喵”的一声,举爪子就挠,我攸的缩回手来,差点被抓出血来!

  “该!叫你手欠撩拨她!”孙威解恨的说,也凑过来:“这水塘也忒深了!刚才那声巨响,会不会就是塘底漏了?”

  “有可能!”我绕着坑边沿走,这个坑大体呈不规则的三角形,锐角方向直指前后,对边有河道,只是那河道里除了有点碎冰,一滴水也没有,但是河道底的泥和坑边的一样,都是新鲜湿润的。

  我看看河道,又看看深坑,再看看两侧地形,越看越觉得心惊。

  先曾说过,这块地方是“断弓砂”的风水脉,山脉半环如弓背,外有河如半月,封山而过,整体看来像一只弓。而此地,周围两山相夹如弓断,水塘是位于峡谷底部,雨季两侧山溪水注入其中,水满的时候会溢出来,从一侧流出去,形成溪流,穿过“断弓砂”地形,看方向,是汇入最前方那状似弓弦的那条河。

  有弓就有箭,如果把这个三角形深坑比做一只箭头。溢水的溪流比做箭杆,养活死人的密林比做箭羽,那真是再形象不过了。只是这箭是倒置的。箭头搭在弓背,箭羽担在弓弦上。

  “断弓砂”之地,阴气旺盛,活人固不可安家置业,死人若葬之于此也大大不妥。主家族人丁丧尽,断子绝孙——这一般是指有弓没有箭的地势,如果弓上有箭。则为“断弓杀”,并依据箭的方位角度各有讲究。比如弓开如满月。箭在正位的,虽然猪“家宅疾病、鳏寡破财”;至于这种倒搭的箭最凶,不论生人死人,近之则“妇人不洁男子坏,父母贪毒子女败,在外凶死是非多。刀杀身恶无处理”。

  这次我探看风水地脉的方法,用的是奇门风水术。

  风水之术博大精深,普通风水师常用的是“金锁玉关”、“八宅”、“玄空”等,真正的奇门风水因为太过复杂,懂的人已经不多了。奇门风水与奇门穿壬体系相同,地盘与金锁玉关有相似之处,排盘运用与玄空飞星有异曲同工之妙,人盘又与大六壬、小六壬金口诀相穿,而且还得有奇门转盘和飞盘的扎实基本功,论起来麻烦着呢!我也是参考着《天机不泄录》并在公主的指点之下。才略通一二。

  从这个漏光了的水潭,又联想起奇门风水所述的“探水法”,什么先天水、后天说、宾客水、龙水、绝水、十二长生水、桃花水、滚浪桃花水、黄泉水……讲究颇多。

  “威子,你看过河水倒流吗?”我边观察泄水河道里的东西边问。

  孙威一怔:“怎么着?”

  “水本来是从潭里沿河道流到外面去,但是你看淤泥纹路和水草倒伏的方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竟然在瞬间倒卷回那个深潭!”

  孙威望望河道的方向,再看看深坑,点点头,同意我的判断。

  “在这块‘断弓杀’上,突如其来的河水倒流,可不是好事!这叫黄泉倒卷,传说出现这种情况,凶险异常,河水可以回头,人却后退无路。”

  有个词是“银河倒泻”,那是形容水从高往低倾泄下来,这黄泉倒泻却是水从低倒流回高处,奇门风水术对这种“黄泉倒卷”有形容:“黄泉一条沟,流去再回头,形如一箭去,神仙无路走!”

  “按科学的说法,黄泉倒卷,是地质原因引起的,比如地底突然出现空洞,地面下陷,地表水自然就会倒渗下去。典型的例子是如果地下有煤矿,煤和说处于同一个地质体,在采煤的时候自然会先把地下水排出,便打破了地下原有的自然平衡,地底由实变空,地表如果有河道,水一逮着机会,当然要补充到地下去。”游 牧 之 神手 打。

  孙威跺跺脚下的土地,说:“这有可能,晋中大地下面,别的不敢说,煤矿多了去了!”他摸摸头上撞的包:“老俞,我那会儿掉进的那个深洞,要是没穿过地球进非洲,那帮黑到跟炭似的僵哥们,就有可能是给人家害了挖煤的!”

  “你没理解我的意思,我上面那些话里,最重要的是‘地面水逮着机会就会补充下渗’,关键是‘机会’两个字!你想啊,地底要被掏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水潭溪流都好端端的没事,干嘛突然就倒泄了?当然是出现变故了!可这又是什么变故呢?”

  我一边问他,一边也在整理思路,迅速思考。

  “你刚才说了科学说法,是不是还有迷信说法?”

  “按迷信的说法——你丫别老迷信迷信的,咱这是国粹、文化遗产!老祖宗的东西,能传下来的,都是宝贝!”我训了他几句,指着水潭说:“就跟这下面的东西一样!”

  “什么?!”孙威来了兴趣,“老俞你把话说清楚!”

  “黄泉倒卷,虽然是因为地下空洞造成的,但这个空洞,却未必百分之百就是什么矿!它还有可能是地下洞穴、陵墓、地宫,甚至是被掩埋的古城密迹。这块地的风水也有讲究,叫‘断弓杀’,如此凶煞险恶的地方,古代人如果不利用来干点什么,真白瞎这块好地了”我边说边想,这是黄泉倒卷的根本原因,但直接原因又是什么呢?现在想来,刚才那一声剧响,不像是地震之类的,而应该是巨雷之声——晕!这时儿……有点说道了!

  孙威的神情顿时激动起来:“还有这个可能?那说不定下面的古董奇珍多了去了!”

  “一切皆有可能!”我很高深的回答,“瞧你这点出息,一听说有值钱东西,眼睛瞪得跟灯泡似的!”

  “靠!你少装蒜了!你心里想什么我还不知道!”

  “我想什么了?我什么都没想!”

  “是是是,你什么都没想,我可想了!”孙威手一挥:“我想,既然不是煤矿爆炸,管他什么黄泉倒不倒卷呢,都跟咱没关系,咱还是接着找公主,捎带脚再去看看那些被南洋人害了的哥们,就不下洞去观光旅游啦!”

  “嘿嘿!那咱走!”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